首頁 唯心聖教行政系統 資訊系統 易經大學行事曆 表格下載 智庫檢索 唯心聖教功德基金會
癸卯年水陸法會誦經統計: 目前總數 907,314 部 目標 18,880,000 部 目前達成率 4.8%       誦經功德榜 誦經統計
  重 要 訊 息 公 告資訊系統綁定LINE通知,即時掌握個人相關訊息。
  重 要 訊 息 公 告法會期間不開法講師會議
行動版

簡易排卦系統
董公選擇日萬年曆

唯心智庫 Look Up
誦經千部功德榜

唯心聖教活動訊息
易經共修資訊
YiJing Course

唯心聖教天命記實
中文版(下載PDF 18MB)
英文版(下載PDF 18MB)
唯心道藏

學習資料

長江大壩(文字)
辛卯年糧荒
補天法儀
補地法儀
複習網 Brush Up!
視頻@YouTubeKu
自修功課Homework
世界和平 World Peace
聖歌影片 Multimedia
唯心電視 Global WXTV
兒童學易經 Kid's Yi

大地風水
風水大師

妙法普傳
小陽宅(多國語言版)
My House FengShui
Multilingual Edition
師父妙法恭錄
混元禪師叢書集
認識唯心宗
認識唯心聖教
董公選擇日要覽
易經心法入門
唯心宗導覽
台灣世界和平促進會
天命戒律

大藏經
唯心經藏
工廠風水經
天德經詳解
地藏經講義
陰宅風水經
三世因果經
佛說大阿彌陀經
藥師經講義
藥師寶懺講義
陽宅風水學傳法講座
易經風水面面觀
唯心天下事

留言板
陰宅風水經
譯序

儀軌
    陰宅風水學開課呈疏

吉祥文疏

法脈傳承

陰宅風水學-緣

八卦祖師的開示

印心

天理與風水

靈山(一)

靈山(二)報身

靈山(三)口業(一)

靈山(四)口業(二)

靈山(五)足行

靈山(六)觀音

靈山(七)耳根

靈山(八)手印

靈山(九)意覺

八正道總論

八正道(一)正見(一)

八正道(一)正見(二)

八正道(二)正思

八正道(三)正語

八正道(四)正業(一)

八正道(四)正業(二)

八正道(五)正念(一)

八正道(五)正念(二)
    三世因果經

八正道(六)正命(一)

八正道(六)正命(二)

八正道(六)正命(三)

八正道(七)正精進(一)

八正道(七)正精進(二)

八正道(七)正精進(三)

人體的真炁

人生三寶

人生小宇宙

地靈人傑

明師與庸師

玄武 青龍

白虎 勾陳

寅葬卯發

觀氣

分金

圓滿篇

後記

八正道(六)正命(三)
八正道(六) 正命(三)
阿彌陀佛!
  各位十方善知識、各位參加聽經聞法蓮座上各姓宗親堂上歷代祖先、九玄七祖,堂下無緣住世嬰靈等及十方法界有緣無緣有情無情眾生,阿彌陀佛!
  我們今天這一節繼續再來講風水真經-關係著這個祖先陰墳的風水,因為這個陰墳的風水,這個爭論很多,到底是怎樣才對怎麼才不對呢?是要怎樣才好,確實也讓人爭論很多,那麼我們今天要講風水之前,一定牽涉到我們心靈的問題,我們觀念的問題,所以我們觀念的問題,影響到我們祖先安及不安,跟我們的「心」安與不安。
  有一個實例,這是二十幾年前的事情了,在南投竹山有一位先生,他想要研究地理;另外有一位先生(地理師)也確實非常的熱心-這位善信大德,這位地理先生不知道是學真的還是學假的。竹山這位先生感到有比較「貪」一些,所以他就跟這位地理先生、地理師四處去,地理師說這裡不錯,他就將它記下來,那裡不錯,就將他記下來。地理先生好像跟他講「風水如果葬到好的會發」,竹山那位要做風水的先生也比較貪,想說東埔林-鄭成功當時的一截骨頭在東埔林而已就那麼「興」了,他想要「大發」,就開始將他祖先五馬分屍、拆作五十幾塊,拆做五十幾塊後就四處去做,這裡做、那裡做,做到最後,做了二、三年後,已經五十幾塊骨頭統統葬完了,那沒得葬了,事業就失敗了,倒翹翹了,就開怨嘆「先生」了,哈!哈!這包死了,這很簡單的道理,這不敗都不行:
第一、祖先、「是大人」的骨頭,將它拆開,是大不孝,拆開是大不孝、忤逆、傷天害理。
第二、為了達成自己看能不能不做而能大發-違背因果。
第三、他想說祖先能蔭我,將祖先的骨骸拆開以後,就損到天理。
再來光單執在風水,不「討賺」(認真工作賺錢之意),要吃討賺,這是精神有問題,大貪、貪心。再說,這位先生(指地理師)不知道會、還是不會,你四處去做,做了一大遍,你就是沒智慧,愚痴沒有智慧。又再來、你整天只在裡重祖先的風水,你光是花的錢、一門就好多萬,五十幾門你又能留多少家產呢?稍微一花都要好幾百萬,不倒也不行。接著、你只是執著這些,四處東奔西跑,跑了多年,「頭路」(河洛話,即工作。)都沒有做,生意就溜了。光是這幾樣就好了,不是「先生」行不行,「天理」沒有了,愚痴,以這種的不敗也不行。
  現在也有很多人在演「風水戲」。時常有一些信徒來這裡問我:「老師,我祖先的風水我看沒有很好。」我說:「要怎麼才好?要做皇帝嗎?跟王永慶先生沒得比嗎?」沒有很好?「不是啦!」我說:「你沒那個命啦!也沒有那個福。」「為什麼沒有那個福。」「你還沒有開始,你沒有檢討-『老師,我如何來改變我的心,改變我偷懶的。』沒有問這些,只問祖先的風水要做那裡才好,哈!哈!你根本沒有這個命,沒這個福,也沒有那個資格。」被我罵了罵,臉上紅紅的,「不好意思啦!老師。」我說:「不是不好意思,你今天有緣,我將這個原因講給你聽,我告訴你,『風水』有也武過頭了,不是只有你,『風水』我也武過頭了,武到現在,十七、八年來,我才沒有再往做風水方向去了,因為發覺不對了,整個精神要盼望著風水,拚得很唷!」風水為什麼會把我們綁住?祖先不安,我們找個讓他安以外,我們自己拚嘛!你只盼祖先幫你賺,這種人是有夠可憐的,社會就是這麼可憐的。
  還有一些「先生」也這麼可憐,現在一些地理先生是這麼可憐,不擇手段叫主事;「你們要提起來。」遷來遷去,一會兒移這邊,一會兒移那邊,一天到晚就在移那些,那還有精神做頭路呢?拿眾生的平安如何來做自己的試驗台,「風水」(墳墓)一旦做下後,我們可能會「葬下去後,我們會發嗎?何時會發嗎?先生不知何時會來嗎?」一個心頭只對放在風水先生、地理師那裡,精神寄託在地理師那裡,「發」到那裡?拚的很,不可能的事。因為我研究過地理,有一些些徒,以前地理扦過以後,一直在問:「老師,我什麼時候會發?」我說:「你不會發了,你盡管安心做你的工作,你不會發。」我不能告訴他。他說:「這走什麼運、什麼時候會發。」我說:「不可能,你祖先如果安定、平定,你就阿彌陀佛了,你還想依賴祖先什麼時候會發。」沒智慧,也很不慈悲。所以這點,我們很多信徒、很多眾生也是這樣,是有夠可憐的。
  祖先的風水葬下去使他會安,我們要閃風、聚氣、閃風、閃熱,我們接下去會再講,以後會講給各位瞭解,閃燒,這樣就好了,剩下的,我們要打拚了,祖先他們才可有辦法幫我們相蔭、相庇蔭。我常常告訴弟子,祖先他葬下去的風水,你不要期盼他為你相庇蔭,不要把你拖下去就「阿彌陀佛」了,你還望祖先為你幫忙做,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一些信徒還充滿了希望,聽人家說「張老師是名師,我要來親近他,看能不能為我的祖先點到風了。」拚得很,我沒有在點,但是我為你點,你也不會發,最多是平安而已,剩下的你自己拚。這是我多年所結緣的幾十萬人中間,很多為了風水的問題起煩惱心,但是風水如果不好,一定女「提」起來(即檢骨),這樣而已,「提」起來不一定要「做」下去,因為「會」的先生還沒有出生,「會」的地理先生還沒有出世(生)。
  有人仰賴著風水,想「我將風水能做得好好的,我的兒子能夠很會讀書。」有、有這個風水沒有錯,很多-葬下去後,因為祖先平安了,安安靜靜了,這些子孫就有辦法要安安心心去拚自己的「頭路」,也有很多做「風水戲」的,明明這風水是「七運」的(玄空挨星的推算方法,推算九大行星與地球磁力線角度、強弱對環境的影響。民國五十三年到七十二年的六運,七十三年到九十二年叫做七運的「運」,七運到現在,比如說剩兩年,仍然「喔!這風水好,趕快葬下去。」一門風水花個幾十萬,再兩年後再「提」,那有這麼大的生命(河洛話,即有那麼大的能耐)?要有智慧啊!
  各位十方善知識,我在講風水真經「陽宅風水」已經講了一、二年了,聽的人也聽那麼多了;再來「陰宅」我必須要講,不講不行,很多人犯了這個毛病,我的老師-邱智堂先生,他見面時曾提醒我:「張先生,現在很先生都是這樣,最好風水安安靜靜就好了,不可去做什麼「出頭仔」(河洛話,亂出主意、點子之意),否則,你請先生-先生請來了,風水就敲、風水要敲,一位先生請來了,換他要敲、敲完了換他,你再葬下去,換別人再敲,光是那邊做戲,風水敲、厝就要拆,厝就那裡不行就拆光光的,鳥仔要抓(此處的鳥仔泛指家禽),再來就喝(酒),那有可能,你那有可能去撐那些呢?會的先生來,他不是叫你風水就敲,有辦法調整就調整,沒辦法調整才「提」起來放著;「厝」有辦法調整,用最省的方法調一調已經就平安了,四兩撥千斤。
  我常常出去為人看厝,看一看,我說:「你願花錢嗎?」他說:「老師,我已經花得沒錢了。」「對啊!我問願意花嗎?」竟然不敢回答我了,他就是原來請先生來,這裡改、那裡改,改得錢都改完了。我說:「你願意花錢嗎?如果願意花,我指點你再花一條。」聽到花一條(筆),臉色都發青了,糟糕了,不知道要請老師來,是很不簡單的請他來,現在再花下去,要花那麼多,就越沒錢了,不花,心頭又癢癢的,不知道要怎麼辦?要怎麼辦?還是要花,但是我不會叫你花很多錢,花最省的、花最少的就對了,這樣就好了,要不然你花那麼多錢要做什麼?把那些錢拿來做功德有多好!對吧!拿來做佈施有多好,拿來印經書也很好。所以,最省的方法-四兩撥千斤,過去已經都講過了,講很多了,講兩百多鐘頭了,四兩撥千斤的方法,我們的風水、陽宅也是這樣,陰它也是這樣,有時候陰宅明明是對的,水口出不對了,水口的洞換位置後,就平安了嘛!挖個水洞,工錢自己來花,花個幾百塊、花一千塊錢,自己的時間,少賺而已,這樣就改過了,運就變了,這是四兩撥千斤,以後我會講,水口如何開、土地公是如何豎、金斗是如何種、種的方法是如何種、我們拜祖先是怎樣拜法,從那裡拜起,每一年清明是如何整理,這些我都必須要講給各位瞭解。但是還沒有講給各位瞭解以後,就必須要將每個人的觀念講清楚。所以我們王禪老祖師尊鬼谷仙師一直交待我說:「要把人正確的觀念講好了,講對了,正確的觀念講得使大家瞭解以後,再來講風水,才對會踏入怪力亂神,亂到自己又亂到別人。」那麼,做風水有的為什麼說「風水會蔭大人」、也以蔭小孩、蔭大人、蔭老的,這都有個道理,我會陸陸續續講給大家瞭解。
  那麼,現在我們請地理先生,到底要怎樣的先生才有緣,我教各位方法,這很簡單,你不可以向祖擲筊,因為你向祖先:「唉唷!祖先,我要請地理先生來為你扦,那一位比較行?」我告訴你,祖先連踏出門都踏不出去,你要他去找那一位名師呢?你有兩個方法:你家中如果有供奉神時,比如說我要找先生做風水,好還是不好,你將地理先生的名字都抄下來,寫在紅紙上,放在供桌上,三天後;比如說今天你燒香向佛祖稟報、向菩薩稟報、王爺公、媽祖婆都可以,「請你大慈大悲指點我,我要做某某人的風水、鑑定這風水,或是住家,這些先生,我不知道要找那一個比較有緣、那一位先生比較行、較正派,請你指點我,請你幫我調查。」然後,你一位、一位的唸,唸完以後,「我第三天、後天中午、後天上午、或者後天晚上幾點到幾點要來請示聖筊,請你為我指點。」你就拜一拜後插上香;你明天早、晚燒香時,再稟、向神稟告「這些先生不知道那一位比較有緣,請你指點我,我某某時要請示。」時間到了時,你就要再上香請示「佛祖、菩薩、王爺公、媽祖婆(只要是家中供奉的神的聖號均可),我要請先生的事情,你不知道調查好了沒有?如果調查好了,請你允杯。」如果是「允杯」就一定是調查好了,你就開始問了,可以這樣問:「現在某某人這位好嗎?如果好,請你允我三個杯。」好像在擲「頭家爐主」就對了,擲了最多杯的那一位是最行的,各位知道意思嗎?你擲筊就像在擲「頭家爐主」一樣,一直擲,這位好嗎?叩、叩、叩三杯就是三杯,叩、叩沒有杯就是沒有杯(習俗上擲筊一正一反叫做一杯,表示是、對、答應;等正面意義),叩、叩、叩一直擲,五杯,喔!五杯,這就是了。
  所以你請五杯這位先生來,他一定很高興就對了,你很歡喜、神也很歡喜、祖先也很歡喜。這樣這位先生一定與你很有緣,絕對不會亂來,你請他來也不會煩惱。否則,你本來就煩惱了,再請這位來「煩上加煩」,很多啊!本來就奉承這、奉承那,「喔!我是通靈的,你要做這、做那。」被他「武」了一輪趟,結果沒有事情,不是真的通靈、通到那裡去了?隨隨便便講了一大堆,你的煩惱就到了,本來就沒有煩惱,煩惱只有一件,你又增加煩惱一件,接著煩惱不只一件喔!接著來的那些煩惱三湊四湊一大堆,你才知道。所以各位善知識,我們如果要請來看我們的風水,用這樣擲筊,最正確,你不可去問「通靈的」,通靈的,現在很多「通靈的」,自己家裡通得「不達不七」(河洛音,不倫不類之意),通得「霧煞煞」,不知道還能為誰通?不知道要通何人的?很多這樣的,都說「我是通靈的」-通到那裡去?通得「不達不七」「霧煞煞」-一家人亂糟糟的,通得自己變成無業遊民,通靈通到那裡去了?如果有通靈,你就有很正確的安定的事業,你就有個「安定」,否則,你隨便「彈彈ㄌㄟ」(河洛話,信口開河,說話不負責任。)擾亂社會,自己造惡業,結果呢?「自己要下地獄」,所以,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體諒眾生這麼人都偏掉了,將正確的法弄偏了,王禪老祖他也說這些很多都偏去了,造成社會的混亂,很可惜。所以,我們要請「先生」的法是這樣。
  若是你家中沒供奉神,沒關係,你去我們家附近的廟,我們買一些金紙、水果,買一些餅乾,糖果買一些,買個兩、三百元,拜完了也可以自己拿回去吃,我們如果求我們附近的神聖「你為我指點,我要做某某事情,我請你指點,那一位比較好。」等到過了一炷香以後,你才向神擲筊,非常準的,非常的準,有緣無緣非常的清楚。再來,如果廟裡沒有心目中的神,土地公廟的土地公,你向土地公稟告,也是很準的。這都是很好的方法。
  如果沒有,再去探聽這位「先生」在厝邊頭尾對人是否很得人和,如果得到人和,這位「先生」你就可以請他去幫你看,要探聽「先生」誰最清楚?厝邊頭尾最清楚而已,不用到別處去探聽。一般很多的先生在厝邊頭尾、十位「先生」跟人結冤的有七、八位,多的是跟人不和,奇奇怪怪,自己行,厝邊頭尾這些都沒什麼,所以這「貢高心」跑出來了。你也可以這樣打聽。
  當年我要去邱老先生時,我探聽厝邊頭尾,大家都讚嘆得很,說這個人真的是「人格」,這個人這麼「人格」。有的先生沒有「包容心」、心量不寬;有的人聽到「先生」就「叩叩衝」,所以,我們很多信徒就跑來找了,來找時,我問:「你是打聽了清楚沒有?你叩叩衝就來了,你要探聽清楚再來找我,如果沒有探聽清楚,你不是多找煩惱的嗎?你不要看到電視老師在講經。」「講是一回事,後面在做又是一回事,你要探聽清楚,你不要聽到人家在講經,你不要認為在電視上講得就是大明師,你要注意,你不要被我騙了。」各位,我們不是表面上看的就對了,好像上次我們有一位信徒,他看到電視裡面有一位「先生」講的,就感到那位先生很行,就打電話去,就先要求-要去,要先拿多少萬,再來又要幾萬、幾萬,開到最後合計要好幾十萬,那有那麼大的生命(能耐),就問我:「老師,你和那位好嗎?」我說:「好啊!怎麼不好?要拿錢給人家花都好,那會不好?」他說:「不過,要那麼多錢呢?」我說:「對啊!本來就是這樣,人家如果有實學的,當然要付多一點錢,否則,他吃飽飯太閒了,要不然,他隨隨便便的、免費的,你還要他看嗎?」我告訴他「紅包夠大包、開價越高的先生越行。」(此話為反意,影射眾生錯誤的價值觀。)但是我們眾生有一個壞習慣,紅包如果隨便別人的-都不會,要一次開價開得很高的,才是會的先生,都是要這樣,「喔!我請的那位先生一次二十萬、十萬,那才是會的先生。」我們人都是這樣,打腫臉的這樣,「我請的先生一次多少先生禮(教師禮),看一次桌子幾萬、看○○幾萬。」所以,我們人要有智慧,要知足、知足,我有多少力量,我做多少,我秤我自己有多少福。
  有的要為祖先做風水,不要想「我要大發」,要知足,「給我多少平安,是大人會安我就安了。」這樣就好了。期盼葬下去以後,孩子不會去變壞,這樣我就好了-孩子不要做壞孩子,希望葬下去以後,這些孩子能比較像別人,做個正正當當的人,不要為害社會,這樣我就好了。你如果有這種知足的念頭時,我相信風水一定能得到好風水,上天會給你。
  大約在十年前,我在頭汴坑剛進去有一個公墓,在樹底下有一座土地公坐在那裡,我向他拜了拜,那些主人家說:「老師,你剛剛看的風水,你看那一房較發?」我沒有告訴他,我說這土地公、福德在說,問我:「你看那一房較貪心?」那一房比較貪心!我說:「請問你們兄弟那一房較貪心?」臉漲紅紅的,沒有一個敢回答,土地公就是「如果貪心的不用怕會得到好地理。」所以問我那一房較發?土地公叫我們問他們:「你們那一房較貪心。」所以,我們人要知足、要知足。
  我們點地理往往要房房能「平安」,不要房房「發」,平安就發財。大約二十年了,台中有某一位企業家,他的祖厝,因為要蓋公寓賣給別人蓋,很大的一片,這裡「房頭內」(河洛話,指家族)大家不和,因為不和所以將祖厝賣別人去辦分割,賣給別人去蓋來辦,每個人再分兩間。這個古厝拆掉以後,開始敗,房房都一直敗,尤其一房最富有的敗得塗、塗、塗!其中一個孩子生血癌,三個月花了好幾千萬,大約十七、八年前,差不多二十年五,那時花幾千萬,錢是很大,家產都花光了。這就是風水敗掉了,祖厝敗掉了,房房一直敗,連人都病一直到來,到後來我去買那裡的公寓,住在那裡,我說:「這裡地理不錯呢!很感謝他們拆了來蓋,這裡不錯。」我就去買了一棟公寓樓上,買在二樓,沒有多寬,住了還感到很平安、社區住了很平安,我才知道這是某某人的。拆了以後,事業就敗了。
  還有台中中華路某一個地方,因為發了以後,想要蓋市場,就將那個地方挖起來,挖起來以後,那個地方是蛇窟,整窟的蛇,祖厝是整窟的蛇,挖了以後就敗了,死的死、逃的逃、敗的敗,這就是想挖起來蓋市場比較會發。沒智慧、這就是沒智慧,風水影響到。
  豐原在靠近右崗附近有個地方,那裡有一個好地理,有一門風水因為嫌太小門,他就把它提起來,改做大門一點,提起來以後開始一直敗,後面別人知道是好風水,那些做風水先生想自己做風水,就把他的風水提起來放進去,換成他發,換那一位敗。原來做的好好的那一位也是想要比較發一點,所以要做大門的,聽「先生」的話,說那一個地方有比較好的,能夠發多少,就是說那裡有一個地方「白鹿啣花跑」,一隻白鹿啣一枝花跟著跑,「白鹿啣花跑」做得到的金銀萬萬斗-「白鹿啣花跑,做得到的金銀萬萬斗。」(河洛話發音,押韻。)所以提起來以後就去做一門很大的,想要更加有錢,結果沒有想到,做下去就敗了,這門風水別人葬下去就換別人發起來了。
  最簡單的道理,如果有一位先生說他很行,地理師很行,說葬下去就能夠金銀萬萬斗,我告訴你,他做去了,輪不到你的份。很簡單的,天下間地理先生沒有一位肚量有多大,沒有多大,看到大地理,都是自己的風水-希望上次兩年前做的那一門沒有發,趕緊提起來換這一門能比較發,都全是提來提去的,沒有真有一位地理先生說他的肚量有多大,台灣這麼多,看了又看。所以,各位十方善知識,你們要瞭解,我們要「知足」、要「知足」,稱自己有幾兩重,稱我們自己福運有多少、稱我們自己做多少善事、種多少福田、稱我們自己真真正正是不是有做到大慈大悲或做善事業,這樣我們才來求地理,否則,絕對不可求啊!上天也不會給你,上天絕不會給你。
  在很多年前,也十幾年了;有一次,我去幫人家點一個地理,打算點兩個地理,一個要給他們的阿嬤(祖母)、一個阿公。阿公的地理,我幫他做好了,平平的、也沒有什麼,就感到不錯,就叫我再幫他做一個好的風水,要再做,我就三轉四繞的,看到一點不錯,我不敢告訴他,不是我有私心,我剛在牽羅盤時,就像現在打雷,碰的一聲,羅盤的針繞了一圈,就這樣,我不敢點了,我說:「這裡沒有地理,走吧!」我不要了,「我沒有那個道行,我到別處找。」到現在我沒有再幫他找,好多年了、十幾年了,他是還平安的。這就是說他的福運只有這樣而已,你如果有辦法要給他多一點福,給他多一點福運時,兩種原因:第一、善德做得很好。第二、他應該得的。否則,你做給他,會害死他,害死這一口灶(這一家人),所以,如果有一點就不錯了,其他的放著就好了。從這次以後,我就沒有找過他。
  還有一位,他的風水做在竹山的後山那裡,地理確實是不錯,那個穴一挖下去,太極就在裡面,一個很紅,很紅的、好像羅盤那麼大、還稍大一點,非常紅,我就將它葬下去,葬下去後平平的,結果,他們兄弟四人,其中的兄弟有人再去叫先生來看,說那地理不好、那沒地理,他(指地理師)看的地理在某某處,比這裡還要好。他就提起來重做,提到別處重做,進去到竹山草嶺半途中、提到那裡去做(即葬到那裡去了),說那裡水神很好。我說:「那會嗆死人喔!」要怎麼辦?他還是提起來去葬在那裡,一做,全部三、四房都「跑路」-嗆死了。
  因為我們風水看向水來,要注意,一個願則-不可看到「溪白」(溪埔變白),我們風水看出去,溪埔白白的不可以,那是「絕地」。水遠遠的不可直來,水嘩嘩響一直衝來,水從高處一直下來,一直衝來,那叫做煞、水煞、潑面煞,我們洗臉潑臉這樣,掬水潑臉的煞,這潑面煞,你如果葬下去時,要起「跑路」,嗆死了。結果這兩樣條件都有。
  再來是龍邊有力,虎邊失、虎邊崩崁,三房一定要倒閣,三房的,二房也要跟著倒閣,大房的會凶狠,這是山,水從這裡來,這是路,這是崁,路這樣來,崩崁,那風水就葬這樣。向這個溪來,向溪水,這叫做「潑面」-潑面水。這水就這樣沖過來,這邊是大房的、二房、三房、四房的、五房的、六房,那麼,這大房的山很高,高山,所以這大房的山很高的來,山高大房的凶、較狠,較横行就對了;第二房的就失;第三房的陷;第四房的還可以;第五房的凶;第六房的陷,第六房的這樣就是陷。那麼這個現象就是說做完以後,二房的敗,三房的也失,大房的凶狠,受不了,四房的還可以。所以做完以後,總共四房中就敗了三房,三房全敗,塗、塗、塗就對了。之後,才來找我:「老師,不知道有什麼辦法?」我說:「沒辦法了,還有什麼辦法?只有提起來,風水戲再演。」到最後對那位「先生」非常的氣,我說:「你不可以氣地理先生,你的德不夠,福不夠、修心養性不夠,所以你不敗不行,這很正常、非常正常的。」所以,我們要「知足」、要知足。我不是說「先生」如何都改由我來牽就好,是說我們平平的就好,不要動不動要怎麼樣,不要動不動就要做東做西的,奉勸各位,我們要小心。
  再來,風水,有的人做得很大的一門,不管隔壁的人如何,很大一門做下去,就敗了。我常常看有這種風水,有的人蓋像這樣大大的一間,假使你大間在龍邊還沒有關係,如果這一門的人包慘的(圖右虎山),如果這一門的人風水在這裡,就成了虎邊,就是凶;這就是吉(圖左龍吉)。現在很多人的風水,我們在這裡一門很小的,旁邊做一間厝,很大的一門、一間厝,這樣一來就雞犬不寧了(指圖右這一門雞犬不寧)。所以,我們要做風水不可為了自己而傷害別人,厝邊頭尾有時候也「於心不忍」就對了,在風水方面的,而往往風水在「發」的都是「小門」的在「發」,小門的在發、在發就對了。
  我們台中某一間大醫院,他的風水在太平,在差不多十七、八年前,那時候我專門辦理示範公墓的規劃、設計,測量時,剛好經過那裡,我一直停在那裡看一門小小的一門(指墳墓),很小門,三顆石頭,只打了三個字-明公某某,打三個字而已,我向管理員說:「喂!管理員,這門風水不知道是誰的,很行,這門風水大發,金雞公孵卵,不是母雞,母雞孵卵是應該的,公雞孵卵是顧家,這門大發。」他說是台中某一家大醫院的祖先的。很小一門,連一坪地都不到,它發起來了。所以風水地理不一定要做很大門,很小門反而跟山川靈氣能夠結合,「跟山川靈氣能夠結合」,不是做大門就很好看,我曾經看過別人做的一門風水,山很高就對了,這門風水做在那裡呢?風水,他將它做得高高的,又做得很大一門,那麼,這門風水,我說如果沒有「跑路」的話,我就輸你。到後來我跟我的信徒講:「這門風水高,山高叫做『孤陰』,孤陰是什麼呢?-先敗後絕。」到後來那位信徒才說:「老師,那門風水是某某人的朋友的親戚,那門風水當時花了將近三百萬,很大門,葬了沒多久,開始事業就一直敗,崩山。」所以,我們要當先生的,要研究通了,才能幫人家點(點地理),不是說這樣就好,不是風景好就好了,不是站在高高的風景好。
  所以,各位十方善知識,我們要知足,我們風水要做小小的,不一定要做大門的。那麼各位有看到,走到那裡,半路上很多大門的風水,那都是兩種人,第一種人是他的慈悲心,希望讓「是大人」住得較舒服些;另外一種是,地理的地方做大一點,以後怕被人佔去了,以後怕被人佔了,所以做寬一點;還有一種人就是我做寬一點,「炁」比較收得到,這個「炁」比較收得到比較會發,普通的一點點而亡,比較收不到,做得大大的,「炁」比較收得到、較會發,這種都不是真真正正的有慈悲心,不是真真正正的要為祖先做個好地理,這種差不多都全敗的較多,全敗的較多。
  在兩、三年前,我們有一位信徒,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拜託:「老師,我載你,大清早沒關係,一點也沒關係,我載你到台北觀世山看地理,我做了一門風水很大門一點、二點鐘都沒關係,我陪你。」我說:「我沒空去,確實沒空。」我問:「那門風水做多少?」他說:「做了將近一百坪,每坪造價大約七萬。」這樣多少?將近八百萬,一門風水!我說:「這樣我不去看,你做風水再大門我也不去看。」為什麼我不去看呢?大門風水都沒有地理,小門風水都比較有地理,因為他會用挖土機,挖呀挖的,地理裡面有個太極、那個穴,好像一顆球,他把它挖掉了,那還有地理呢?我不用看了,那是「孤窟地」,免看了,如果不是挖掉了,就是填起來了。他說是挖下去的,我就沒去看,光是說:「不要啦!我三更半夜來載你..。」我說:「我三更半夜要休息呀!先生,我去為你看那沒有用的地理,為了達到你的目的,我三更半夜不睡覺,我白天都忙得這樣,半夜三更你沒關係,我有關係,我很忙的,我告訴你那風水不行,你硬要..。」「你幫我看,如果不行,我要對那位先生╳╳辦,我要把那位先生如何..,找他討債。」我說:「我知你的肚量會起那種心,你的心量就是這麼壞,你沒福、沒德,所以才會葬到壞地理,你要怪何人?」非常安靜的,才不敢再「老師,..。」三更半夜要載我去看。
  所以,各位十方善知識,我們要知足,瞭解自己有多少福、我們就做多少事,這樣就好了,因為我本身也曾去貪過頭,在民國六十六年,我在台北觀音山,有一很漂亮的地理,大約七十幾坪,那時候較便宜,一坪三千多元、較便宜,我想那個地理很好,我就自己將祖先的風水提過去,葬下去後沒多久就感到都不對了,「霧煞煞」一直來(河洛話,意指不如意的事接二連三的發生),到後來我去請教蔡老先生,請他為我卜卦,他說:「這門風水陷下去,絕了,趕快檢骨,賠錢了。」我說:「真的賠錢到了,賠得一蹋糊塗。」工事一做,被拐的拐,連買地的錢也沒處可收回來,很多都拐到了,又很不平安,才去撿起來。所以從那時起,才發現我們人不能夠貪心。
  國父 孫中山先生他說要把中華民族、中國借一坪的土地,讓他死了以後能夠讓他休息就好了,借一坪而已。我們 國父功德這麼大,對這麼腐敗的滿清政府推翻以後,中華民國建立起來,讓我們走上民主,這麼大功德的人,他都說要向我們國家、國人,所有十幾億的人(那時候還沒有十幾億)、中華民族所有的人民借一坪的方寸之地。想到這時裡時,我才感到慚愧,我才這樣-雖然買是買了,讓給別人去做了,我不要了,我提了回來,借了一個地方,在公墓上借了一坪半,總共花了兩千七百多塊錢的工錢(含磚錢),這樣葬下去,就平安了。「稱自己有那個福、沒那個福,稱自己有那個德、沒那個德。」所以,奉勸各位十方善知識,我們不可執著在風水「大門就是好地理」,要有智慧,不可愚痴,這就叫做「正命」,瞭解自己多少福、瞭解自己多少德,自已要知足,「自己知足」這叫做「正命」。若是我們違背了「正命」的人,我們在世間做事業不可能會順,各位要瞭解,我們違背了「正命」、違背了「知足」的人,我們就會一直踏入黑辦、踏入失敗,踏入一直陷下去的人生。
各位十方善知識,我們今天這一節的課程到這裡告一段落,下一節我們繼續再來講「正精進」,如何真真正正的做到「孝」。祝福各位。
阿彌陀佛!
  請大家合掌來回向
回向──
今日課程功德圓滿,眾等願以此功德,回向法界眾生同證菩提,祈求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天下太平,共創人間佛淨土。
阿彌陀佛!
祝福各位。




網路法界讚: 網路無國界,千里在眼前,若能善巧用,何處不成賢。
大家學易經 做人處事可安心
大家學易經 身體健康心安寧
大家學易經 做事工作可順心
大家學易經 大人小孩皆聰明
大家學易經 公司客戶無欺心
大家學易經 修行道上可見性
大家學易經 家庭圓滿一條心
大家學易經 國家社會見太平
唯心聖教功德金會 宗教教義研修機構易經大學[行動版]
教務處 @ 禪機山唯心聖教仙佛寺
地址:南投縣國姓鄉福龜村長壽巷66號
電話:+886-49-2723756
傳真:+886-49-2720671
Email: ycuni@hotmail.com
法會報名
電話: 049-2724669
FAX: 049-2724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