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唯心聖教行政系統 資訊系統 易經大學行事曆 表格下載 智庫檢索 唯心聖教功德基金會
癸卯年水陸法會誦經統計: 目前總數 907,314 部 目標 18,880,000 部 目前達成率 4.8%       誦經功德榜 誦經統計
  重 要 訊 息 公 告資訊系統綁定LINE通知,即時掌握個人相關訊息。
  重 要 訊 息 公 告法會期間不開法講師會議
行動版

簡易排卦系統
董公選擇日萬年曆

唯心智庫 Look Up
誦經千部功德榜

唯心聖教活動訊息
易經共修資訊
YiJing Course

唯心聖教天命記實
中文版(下載PDF 18MB)
英文版(下載PDF 18MB)
唯心道藏

學習資料

長江大壩(文字)
辛卯年糧荒
補天法儀
補地法儀
複習網 Brush Up!
視頻@YouTubeKu
自修功課Homework
世界和平 World Peace
聖歌影片 Multimedia
唯心電視 Global WXTV
兒童學易經 Kid's Yi

大地風水
風水大師

妙法普傳
小陽宅(多國語言版)
My House FengShui
Multilingual Edition
師父妙法恭錄
混元禪師叢書集
認識唯心宗
認識唯心聖教
董公選擇日要覽
易經心法入門
唯心宗導覽
台灣世界和平促進會
天命戒律

大藏經
唯心經藏
工廠風水經
天德經詳解
地藏經講義
陰宅風水經
三世因果經
佛說大阿彌陀經
藥師經講義
藥師寶懺講義
陽宅風水學傳法講座
易經風水面面觀
唯心天下事

留言板
藥師寶懺講義
慈悲藥師寶懺(1)

慈悲藥師寶懺(2)

慈悲藥師寶懺(3)

慈悲藥師寶懺(4)

慈悲藥師寶懺(5)

慈悲藥師寶懺(6)

慈悲藥師寶懺(7)

慈悲藥師寶懺(8)

慈悲藥師寶懺(9)

慈悲藥師寶懺(10)

慈悲藥師寶懺(11)

慈悲藥師寶懺(12)

慈悲藥師寶懺(13)

慈悲藥師寶懺(14)

慈悲藥師寶懺(15)

慈悲藥師寶懺(16)

慈悲藥師寶懺(17)

慈悲藥師寶懺(18)

慈悲藥師寶懺(19)

慈悲藥師寶懺(20)

慈悲藥師寶懺(21)

慈悲藥師寶懺(22)

慈悲藥師寶懺(23)

慈悲藥師寶懺(24)

慈悲藥師寶懺(24)

慈悲藥師寶懺(25)

慈悲藥師寶懺(26)

慈悲藥師寶懺(27)

慈悲藥師寶懺(28)

慈悲藥師寶懺(29)

慈悲藥師寶懺(30)

慈悲藥師寶懺(31)

慈悲藥師寶懺(32)

慈悲藥師寶懺(33)

慈悲藥師寶懺(34)

慈悲藥師寶懺(35)

慈悲藥師寶懺(36)

慈悲藥師寶懺(37)

慈悲藥師寶懺(38)

慈悲藥師寶懺(39)

慈悲藥師寶懺(40)

慈悲藥師寶懺(41)

慈悲藥師寶懺(42)

慈悲藥師寶懺(43)

慈悲藥師寶懺(44)

慈悲藥師寶懺(45)

慈悲藥師寶懺(46)

慈悲藥師寶懺(47)

慈悲藥師寶懺(48)

慈悲藥師寶懺(49)

慈悲藥師寶懺(50)

慈悲藥師寶懺(51)

慈悲藥師寶懺(52)

慈悲藥師寶懺(53)

慈悲藥師寶懺(54)

慈悲藥師寶懺(55)

慈悲藥師寶懺(56)

慈悲藥師寶懺(57)

慈悲藥師寶懺(58)

慈悲藥師寶懺(59)

慈悲藥師寶懺(60)

慈悲藥師寶懺(61)

慈悲藥師寶懺(62)

慈悲藥師寶懺(63)

慈悲藥師寶懺(64)

慈悲藥師寶懺(65)

慈悲藥師寶懺(66)

慈悲藥師寶懺(67)

慈悲藥師寶懺(68)

慈悲藥師寶懺(69)

慈悲藥師寶懺(70)

慈悲藥師寶懺(71)

慈悲藥師寶懺(72)

慈悲藥師寶懺(73)

慈悲藥師寶懺(74)

慈悲藥師寶懺(75)

慈悲藥師寶懺(76)

慈悲藥師寶懺(77)

慈悲藥師寶懺(78)

慈悲藥師寶懺(79)

慈悲藥師寶懺(80)

慈悲藥師寶懺(81)

慈悲藥師寶懺(82)

慈悲藥師寶懺(83)

慈悲藥師寶懺(84)

慈悲藥師寶懺(85)

慈悲藥師寶懺(86)

慈悲藥師寶懺(87)

慈悲藥師寶懺(88)

慈悲藥師寶懺(89)

慈悲藥師寶懺(90)

慈悲藥師寶懺(91)

慈悲藥師寶懺(92)

慈悲藥師寶懺(93)

慈悲藥師寶懺(94)

慈悲藥師寶懺(95)

慈悲藥師寶懺(96)

慈悲藥師寶懺(97)

慈悲藥師寶懺(98)

慈悲藥師寶懺(99)完

慈悲藥師寶懺(67)
慈悲藥師寶懺 第六十七集 混元禪師 講述


各位十方善知識,現在請大家合掌,我們來恭念開經偈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懺法義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三稱)

各位十方善知識,我們這節繼續再來講解「藥師寶懺」,上節講到「藥」,藥。有大醫王藥師如來在「應病設藥」,應到各種的病,來設各種的藥。那麼,第一、就是用「慈悲喜捨」就是藥,一個「慈悲」,一個「喜捨」,歡歡喜喜,我們該布施的、我們布施要歡喜,我們所懂的,該教的我們就教,這都一種藥。

我們目前台灣很多五術界的,他們就很會搞什麼秘方,在過去,我曾經學習過一些地理,非常神秘,而且感到很多法、研究的很多法,尤其祖師傳說不可隨便洩漏天機,所以,自從這句話以後,我若去悟到什麼,我就去將它記起來。有一天,我就發覺到說,「啊!這地理上應該要如何來做,人才會平安。」

但是說「我這個假使沒有記起來時,這是我的飯碗喲!以後單是盼這一樣,我就賺吃一輩子了。」從那一陣子、好幾個月以來,真艱苦,心內很會交戰、真艱苦,在那中間,從我給人家看的案例,都沒有一個案例可跟人家講、沒一個案例好來試驗,我的心內就感到很急。

有一天晚上在睡覺時,突然,「我怎麼這麼笨?我為了記我悟到這個、你們悟到這個,每天就來想這些,整個我的精神、心魂顛顛倒倒去了。」感到…,「啊呀!不要了,丟掉了,若有機會,免費服務吧!」耶!喊說免費服務,一會兒我就睡著了,很好睡,一覺到天亮。不然晚上都在「眠夢」(河洛話,睡覺中作夢),眠夢去了那裡、這妙法給了誰就大發…。

就是有一晚,在眠夢的時候,眠夢說我去跟某某人做那一門風水、住家風水跟他改,改完以後說大發,發得很那個、真發,替他歡喜;眠夢說,有一天,我路經過那裡、經過他家門口,就彎進去給他看看,一進去,全家的人竟都不認識我,連這主人家也不認識我,因為他就富有了,開始很富有、賺很多錢,變成很富有的人,穿著西裝、打領帶,頭髮梳得亮亮的,手載著什麼的;「查某人」〈河洛話,女人、此指太太〉就拿的都很高貴,好像總統夫人的樣子,這樣很高貴,我去竟不認識我了。

我等、等、等、等,等了差不多…,很久的啦!他還是不認識我,他問:「你是誰?」我說:「某某人啊」!「喔!這要喲!你在那裡坐一下。」叫他下面那些人端一杯開水,我一直想說:「那當時,他為了需要我時,他就端茶、泡茶、水果…,每一樣都端出來給我吃,那麼,今天這樣來,端一杯開水,連理都不理。」

我一晃就驚醒了,驚醒以後,我才:「呀!」〈頓悟之意〉第一、我無智慧。第二、現在世間很多有福的人,有德、有福、心量有夠的人,給我們開示,可能你風水給他幫忙到讓他賺很多錢,假使無德的時候,他也無一個慈悲心,沒有一個慈悲的心,那麼,你給他做,我們就是幫助他造惡、造惡業。醒過來,我坐了一陣子,就又睡了。起來時是三點多,快四點了,就又再睡,連續劇又繼續,第二天的連續劇又開始。

開始時,他好像有想到了,一個人穿得西裝畢挺,第二天我在家裡在坐的時候,一個人「叩、叩、叩」〈註,敲門的聲音〉,「請問、請問,張先生住在這裡嗎?」我問:「那一位張先生?」「那一位地理仙仔啊!」地理仙仔?我們就…,「是啊!」「阮頭家提這貴眾的禮物說要來送你啦!要答謝你,說昨天你去,他有高貴的客人,不方便跟你講。」意思說,怕影響到他的人格、影響他的人格,所以,他沒跟我講,所以,今天才會派他拿個伴手,說是很高貴的東西要來答謝。

我就感覺我原諒他了,他就拿給我後,他就回去了,我就很歡喜,趕快要打開來,喔!外面包、包了好幾層喲!紙,黃的、紅的…好幾種,包一包,外表金熠熠的,包到最裡面那一層,很小的、很小,這樣而已。大大包,打開完,很小的、很小。打開完,什麼東西,你知道嗎?看一顆鑽石很大粒的,熠熠閃,我就很喜歡,「喔!這頭家無白交的,這位頭家這麼有量,這麼懂事。」看得歡喜得很那個。過一會兒,拿起來,碰!就破了,掉到地上,原來是玻璃啊!不是鑽石啊!〝波〞就碎掉了,原來是一場夢,原來是一個破碎的夢。我自己醒過來,很納悶。

所以,自這樣以後,我對這些說要地理,要秘、祕一些訣、一些祕,自己自抬身價,「喔!我有什麼秘的。」之後,所有的事情我都講得光光的,我若懂,我就講,反正我…,譬如,我們功德會各位護法委員、這些會員,我現在開始,準備出去,走到那裡,這些會員我一定走到他家,我所懂的,我一定講,我不會「秘」,較早、十幾年前,「秘」一次這樣難過好幾個月。

所以,我們一個人,我們不可以「秘」,我們若要「秘」什麼東西,往往將生命秘掉了。我們若要「秘」什麼東西,三秘、四秘,我們的心「秘」到病都跑出來了。自這樣以後,我就不會「秘」了。

那麼,在七十一年病沒死,開始學道修行時,觀世音菩薩藉謝老師的嘴給我講,說:「禪師、禪師,你在天上,自古以來在天上都洩漏天機的,你就是都愛洩漏天機,所以你這一生才會再來是間再走一回。」叫我以後絕對該秘就秘,不可洩漏天機。我的心在想:「若不要讓我知道,若讓我知道,我一定不會秘。」意思就是,因為過去我秘過一陣子,很多妙法去悟到以後,我秘,秘得很難過。

那麼,觀世音菩薩祂就再三的交待,祂說:「你天機不可洩。」「我就偏偏祢不要讓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會洩,我一定講出來,我嘴要做什麼呢?」那麼,觀世音菩薩祂就跟我開示說:「你都不能忍,無法忍一下?忍一下,忍一下,不要講難道不行?才不會犯口業。」「無法度,我的忍度,一部份有辦法忍,而懂的事情,我不會將它忍著放在肚子裏,絕對不會放,因為這是痛苦的事情,所以,要叫我忍,懂的事情不要講,我做不到。」

那麼,十餘年來,差不多十五、六年了,這中間我所懂的事情,我一定講出來,大家都有知道這個妙法的權利,我們也有講出妙法的義務和責任,我們若知道,不可以藏,不要像我們這些五術界「我都多少藏一點,加減秘。」抓到蚯蚓,我取一截、你取一截,取到最後,蚯蚓只剩下頭和尾,再裝上去。

原來蚯蚓有這麼長啊!結果只剩下一尾這樣短短的而已,所以,我們中國人就是「秘」,自古以來就秘。藥,若一帖藥十味,他就摘一味,讓你吃無效,到最後才「我這裡有較『讚的』(河洛話,好的)。」結果呢?他「較讚的」?原來我們這一帖有九樣,欠一樣就是他呀!我們不可秘,秘是一種罪過,秘有很大的罪過,所以,各位啊!我們不可秘,我們知道者,我們該講就要講,要有個慈悲的心,要有慈悲、喜捨的心。

佛再三的跟我們強調,我們要慈悲、喜捨,就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那麼,自這樣結束以後,觀世音菩薩開示,祂說:「若較勤一點的念阿彌陀佛,我們若唸阿彌陀佛,我們就會很快、我們就會覺悟、會開悟。」那麼,「阿彌陀佛」是什麼?就是「慈悲」跟「喜捨」,各位都是慈悲、喜捨,各位的自性都是「阿彌陀」、「阿彌陀」,若是悟到說,會做慈悲、喜捨者,我們就是「阿彌陀佛」,所以,阿彌陀佛祂的手,你看這樣、手這樣來│喜捨(註,彌陀講堂之阿彌陀佛金尊,右掌平舉胸前、掌心向前,左手自然下垂,食指朝下),一個接引、一個捨,一個施捨,一個慈悲。一個慈悲、一個喜捨,阿彌陀佛的法印就是這樣。

那麼,有的時候,我們去看人坐禪,「喔!我的手就縮這樣、縮這樣。」(註,模仿阿彌陀佛金身法相之姿勢)我說:「啊喲!你這個人就一世人『凍霜』(河洛話,吝嗇)、一毛不拔,你那有這慈悲、有喜捨的心?你以為做這樣就有效了?你就阿彌陀佛了?破去了(河洛話,走火入魔)。」

現在台灣很多修靈修的,他都說:「我這樣,我就阿彌陀佛,每次坐禪我就坐這樣。」我說:「你是算什麼?啊喲!阿彌陀佛啊!你就一點慈悲心都無、喜捨心都無,你裝這樣就有辦法阿彌陀佛了?」所以,我們台灣,目前很多修行的,外道、邪道,沒瞭解這個法。

什麼叫做「觀音」?這樣(註,中指朝手心彎,拇指輕扣中指,餘三指伸直),「觀音」,觀音的法印、手印,這樣,叫做「觀音」,那麼,有的人坐禪,手就放這樣,有的縮這樣、有的縮那樣,(註,模仿觀世音菩薩金尊造型),我說:「算什麼?猴齊天。」那就是「喔!我這就是觀音。」我告訴你,觀音就是慈悲啦!慈悲啦!有禮貌啦!謙虛啦!叫做觀音。

所以,才在民國七十一年,我那時在學修行的時候,觀世音菩薩祂知道我有貢高的樣子,祂合掌以後,祂就這樣│「大大要坐位,不可求凸頭,頭凸撐不起,到時壓死是自己。」就彎下來(註,師父隻手掌心向前,唸到壓死是自己時,中指朝掌心彎下)。說「大大要坐位。」指中指。「不可求凸頭。」「頭凸撐不起。」「到時壓死是自己。」觀世音菩薩嘛!

所以,我們若看觀世音菩薩手縮這樣(註,中指朝掌心彎下,拇指輕扣中指尖,餘三指朝上),我們就要慈悲心了啦!藥學觀世音菩薩祂的慈悲,這就是慈悲喜捨,這樣一來,我們本身就阿彌陀佛了、我們就阿彌陀佛,所以,我們要有慈悲喜捨的心,我們就能夠治百病、能夠治百病。

以前住台中,剛搬出來沒多久的老菩薩,歐巴桑(日本語,太太),她經營台中市機車、光陽機車,最早期的,當時,要一輛機車,有得看,要騎、要坐,感覺好像現在賓士六○○同樣的意思。(註,高不可攀之意)很難坐到。這老菩薩有夠慈悲、有夠慈悲,她慈悲的程度,慈悲到,像她開店的時候,早上眼睛睜亮,她一定趕快煮一壺茶,煮很好的茶放在店口,客人從那邊過,「先生啊!先生啊!喔!你走得這麼熱,走得這樣,來,喝茶、喝茶。」趕快到一杯給人家喫。

有的人:「這個人怎麼像個『肖仔』(河洛話,瘋子)?」結果,看了,「進來坐啦!這我的店啦!你免驚啦!」(意思說我不會毒你就對了,有的人怕人家下毒。)她這麼做、這麼做,老人家,原本目睭無看見、一直無看見,她就這樣一直做、一直做、一直做,端茶請人家、煮茶給人家喫,啊喲!目睭一直金起來(河洛話,眼睛一直亮起來,表示視覺、視力越來越好)。

後來,我剛好結婚出來,向她租厝,像歐吉桑、歐巴桑租厝,老人家退休沒有做了、留給兒子做。那時候我在光華高工教書,她說:「張老師、張老師,我目睭原來要『青瞑』(河洛話,眼睛),醫生說我要『青瞑』的,我就曾經聽過一位老法師、老師父說,說要喜捨、喜捨、喜捨,盡量布施、喜捨,我就沒辦法走遠路,我就顧店,那麼,我早上,有一天我想到以後,我就趕快用煮茶,以茶在門口請人家,我的目睭竟然越來越好,到現在竟然不用戴眼鏡。」

我那時跟她結緣時,像她租厝,已經七十三歲了,七十三、七十四歲了,原來四十多歲時開始青光眼,一直來,到五十餘歲幾乎看不見,開始就一直施捨、喜捨、喜捨,接下來目睭竟一直好起來。

所以,佛給我們講這些病,世間的病,要治各種的病啊!喜捨之病,喜捨是藥。
那麼,在民國七十一年,我正在病,病得最嚴重的時候,病不好,確實醫生給我說:「張先生、張先生,你的腰仔(河洛話,腎臟)要割掉、要割掉一個,腫起來快爛掉那一顆也不知道怎麼辦?而兩顆全部割掉不行,不割也不行。」

我那時腰髓骨(河洛話,腰骨)都痛,痛得不能坐,走路就「袜好勢」(河洛話,走不好,不方便),都放尿,這樣有夠嚴重了啦!而去注射(河洛話,打針),注射出來,機車騎著、騎著去撞電線杆,自己坐在電線杆下喘一陣子,爬起來再推、推、推,推到旁邊去,喔!嚴重到這個程度。

那麼,人家給我介紹、去結緣,去這中山禪寺謝老師、謝媽媽那裡,剛好觀世音菩薩,剛好藉謝老師的嘴降乩,叫我要念佛,然後要發願、叫我要發願,那時候我不懂什麼叫發願,平時想說發願就是買一些水果來拜拜。

我說:「我才買一些水果來給你拜啦!三牲酒禮、五牲酒禮拜拜就好了。」觀世音菩薩祂說:「你就去點香、三十六支香,你向天發願,你先發願。」我想說「好啊!遇上了,要發願,我就來發願。」

我第一發願說:「若好的時候,我要用花、用果來答謝,而且還要買一些牲禮來答謝。」我們那時傻傻的,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素是什麼?什麼都不懂,根本就沒有那個觀念。嘿、嘿!香點了點,過一下子,感到很歡喜的,那當時最痛苦、最窮的時候,想說花、果就很多了。

進來一下子,觀世音菩薩祂罵說:「這麼無量,這不算發願,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發願的時候,就跟祂說:「若好起來,這裏要蓋廟,我會盡我的力來幫忙蓋廟。」想說這一下子發這個願也很大了,結果,等一下再進去,觀世音菩薩祂又搖頭。

啊喲!奇怪?我在外面也沒做什麼,很小聲的,祢在裡面有聽到?那就奇怪了。我心裡在想而已,馬上,菩薩藉謝老師的嘴,又講:「你的願,蓋廟不算願,這是應該的。」糟了,竟沒願好發。說:「若要發願,發個較大的。」

那麼,到後來,我就:「好啦!若好了,我要修行啦!佛祖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身、口、意供養來做啦!希望天下能夠太平。」自己在那邊想、自己在那邊想,香插下去以後,進來,觀世音菩薩在謝老師身軀上馬上在點頭,「這樣對了,這就是你要做的,你就好幾世以來,你的願還未圓滿。」完了!真的以前發的願那麼大?

結果以後,因為我們人的頭殼,若在病,病不好時,什麼東西、頭殼都敢斬給他就對了,反正有一天、多一天好,想說這樣就好了。接下來,觀世音菩薩才開口、藉謝老師開口,說叫我要修行,說:「求人不如求自己,求自己幾不如求真正自己。」說:「你所有的病,都是自己惹起的、自己引的,都是因為你自己因、緣、果、報都是自己引的,所有的病你自己來的,那麼,你現在開始自己要修行,念佛、修行,一心念南無阿彌陀佛。」我就:「好啊!」她又跟我講說:「發的願,不要忘記了。」

我說:「我知道,我重覆一遍。」祂說:「對。有很多人聽到。」我說:「很多人聽到?一尊觀世音菩薩、一個木頭而已,那有很多人聽到?我跟謝老師、跟一位朋友聽到而已,那還誰?」她說:「很多人聽到喲!」那時候傻呼呼的,艱苦的坐不住,什麼都應他了。
嘿!兩、三個月後竟好了,好了,我開始起後悔了。

所以,我們一個人在世間都一樣,當你一個人在唉唉叶叶,什麼條件都會應允他,當你追三點半過不了時,現在、今天那三角、一角角、一元的利息,你為了面子,你都一定要軋給他,明天再去跟他「花」(河洛話,討價還價),「花」說:「為什麼你借我這麼貴?」「因為昨天你就不能過。」人都是這個毛病。

當好了以後,觀世音菩薩就又開示了,祂也很慈悲,祂說:「要慈悲、要慈悲,要大慈大悲,要喜捨、要喜捨,講出來的話要受守信。」我說:「什麼守信?」我就裝不知道,裝作不知道、裝作沒講就好了、假裝作不懂就好了。那麼,有一天,開始,觀世音菩薩就又開示,說:「所發的願,要照著去做,你有沒有辦法對不起你的祖先?對不起多生的父母?這些對不起上天、對不起十方法界諸佛菩薩、聖神的依託?

所以,你要開始行道,將公司、測量公司要將它丟掉,這就是喜捨。」喔!那個時候要叫我將公司關掉時、要丟掉,實在是不甘願又不甘願,很怨嘆的、很不甘(河洛話,捨不得)的,又想到當時要死又死不了,佛祖把我們救起來。「啊!好吧!喜捨,歡歡喜喜丟掉啦!」放給自己的學生,中興測量公司放給學生,「你可以給我大間,不可以小間。」「可以大間,不可以小間。」「可以比我現在更成就,不可以比我更陷底。」

「那麼,我要走這條路來了,我要去學道、修道這條路來了。」那麼,好家在,這中間公司、測量公司在台灣,也可以說做得最有成就,現在測量人員、工程師百四、五人,政府一切的重要建設,能信任者,中興測量公司,及最大的信心。

那麼,我就放(註,放手給學生之意),放完後,才走這條路來,走這條路來,時時觀世音菩薩開示,要喜捨、喜捨、喜捨,要慈悲、要慈悲、要喜捨,喜捨。

那麼,我想說裝作不知道、裝憨人,佛祖,老菩薩清清楚楚,說:「你的三星五行掌中握。」「三星五行掌中握,運轉天地扭轉乾坤見太平。」好啊!太平就太平,反正講是你在講,我儘量做。

那麼,喜捨,我們的身體喜捨,歡歡喜喜捨這個身體來做這些工作、來作如來的事業,身、口、意供養。那麼,這十幾年來,也非常感謝諸佛菩薩、諸天聖神的慈悲、的牽引、的加持,使我們這個法能夠在眾生的心中能夠站起來。

所以,我們的「喜捨」,我們要「看款」(河洛話,看是什麼事),賭博不是喜捨,很多人賭博,喊著:「啊!消災啦!了錢消災啦!」那不是耶!賭博了錢不是慈悲喜捨哪!那是貪。

我們還遇到一位賭博的信徒,他說:「老師啊!我每天在布施。」我想說這個人,他說每天在布施,講得這麼大方,我就感到很疑問,又感到「看這個人穿這樣PARTY、PARTY(英語,形容穿著很時髦的樣子),又有每天在布施。」結果,他太太在旁邊:「阮這賭博先生啦!每天輸,就不曾贏過,現在就要來賣房子啦!拜託老師,阮那間厝看要怎麼賣?」

「啊喲!這叫做喜捨?賭得一直拆出去,叫做喜捨?」我說:「你把佛法解錯了啦!佛法錯解,我們若佛法錯解、用於日常生活之中,結果,是病,不是藥。」
所以,佛給我們開示,「慈悲喜捨是藥。」再來-

「忍辱柔和是藥。」我們要忍,一定要慈悲、喜捨做基礎,我們若無慈悲、喜捨做基礎,你要忍、不可能忍,忍不下來,你們可以試看看,你們試看看,我們若遇到一件事情的時候,我們就「喔!要忍、要忍。」

但是,忍,你沒認識要有一點慈悲心、喜捨的心,絕對忍不下去,忍到後來會爆炸,會拿刀把人殺。所以,忍,要有個方針,忍、要有個方針。若是,我們無一個方針,無正式認識說要有個慈悲心的重要性時,你只有忍,到後來會有個反彈,那叫做無奈、無奈。

在佛祖時代、釋迦牟尼佛時代,有一次,一位徒弟、一位信徒,尚未皈依的時候,他兩兄弟,阿兄較鴨霸,小弟較慈悲,阿兄他的鴨霸,鴨霸到連財產、每項都要把人家霸,連小弟的「某」(河洛話,太太)都要把人家霸,那小弟就開始準備要殺他的阿兄。

釋迦牟尼佛、我們的佛祖祂就經過那個莊,佛祖有大神通嘛!所以,祂知道那「一口灶」(河洛話,那一戶人家)、有這一口灶兄弟為了這些問題,開始要動干戈,小弟開始要報復,因為佛祖知道這兩兄弟過去生的因緣,所以,佛祖祂就開始一直找、找、找,找到那一口灶進去,祂跟小弟講、跟阿兄講,兩兄弟剛好在家,跟他們表明祂就是「布達」-覺者釋迦牟尼、覺者,祂來路過,跟他們不是要錢的化緣,祂就跟他們講了一個故事。

意思說,過去生有兩位很好的兄弟、結拜兄弟,結拜兄弟好到心跟心發出「後世人一定要來做同父母的親兄弟,要互相再繼續這個緣份下去,但是,兩人還未結拜以前,當大的人、當大的這一位,他的心較貪心、較貪念,看了就想要,那麼,這個小的、結拜小的,就都忍他、讓他,想說較小的讓大的,很正常。到後來,結拜兄弟平平靜靜過一生。」

「但是,這兩兄弟,在過去世也是有結拜的因緣存在,而過去世結拜的這位小弟、當小弟的人,當時較鴨霸,較鴨霸,鴨霸到大的,較貪念,較貪心。所以,這兩位就開始有結個冤仇存在。後來,再第二世、五百年後,又出世了,出世又結拜兄弟,而結拜兄弟,當小的這一位,心竟然較慈悲、較有忍耐性,家庭教育較有忍耐性。就這一世沒有什麼。

而後世,剛好因緣│因為我們做壞事之時,你若無修十世以上的時候,業報都會現前。那麼,又第二次出世,這個大的鴨霸又繼續鴨霸,小的心內感覺很不滿,不滿到開始拿刀要將大的殺死,而且要抄家滅族。」

那麼,這兩兄弟,大的就大聲罵,「這個人這麼鴨霸,這個人…。」就開始罵過去生、這兩人兄弟是結拜,這無效,假使這一生若結拜兄弟,他一定要怎樣…。佛陀跟他說:「這一生的兄弟,較鴨霸的那一位剛好是某某人,而小的這一位,忍、忍到這一生、忍到要拿刀殺人的那一位,就是某某人,你們的緣份就繼續這樣下去,你們就過去生,第一生小的鴨霸大的。第二世,大的鴨霸小的。第三世,大的又鴨霸小的。所以,小的,你就開始不滿、開始要報復。」

到後來這兩位兄弟,突然悟道以後,跪下去,自己跟佛祖懺悔,說他不對了。小弟起不服,要來殺大的,不對了。之後,佛祖跟他講,「你啊!只自己忍,忍、忍,你要將理出的話,要提出來講,你一定兄弟之間,要將你心內的話,你要拿出來給阿兄講,不對的地方你要講,若講到阿兄鴨霸沒辦法時,才再打算,但是,從頭到尾你就不曾講,所以,不曾講,造成一個鬱,鬱成一個氣,鬱到後來會殺人。」

所以說,會殺人,會把人家殺人的人,都是很多鬱卒,鬱到後來,反彈、反彈,鬱到後來,會殺人、造禍、無限的這個深淵、這個惡業。

所以,我們人在世間要忍沒有錯,但是,忍呢?要有個限度。我們忍,接下去要將話講出來、要將話講出來,人與人中間,師兄弟跟師兄弟之間,師姐、師妹中間,心頭若有什麼鬱悶、有不滿,一定要講出來,這才是真正修行的人。我們若是一直用忍、忍、忍,不是修行,你忍,要建立在慈悲、喜捨的基礎之上,一定要建立在這裡,我們不可以說只為了忍,忍到後來,想盡辦法來報復,這樣,不對了。

一個家庭也是一樣,很多當太太的,很氣,將「尪婿」(河洛話,丈夫)剁掉,是為什麼?忍,只是忍。而尪婿的鴨霸,總是忍,鬱住、鬱住的時候,到後來一定會殺人。所以,夫妻之間的刀光血影、一些冤冤相報的這些業,都是無明之忍啊!無明的忍起來。
所以,我們每一樣事情,你忍、拳頭一直忍、忍,忍到後來一定會打人。

所以,佛給我們說,我們一個嘴,天地給我們的嘴,除了吃飯以外、講話以外,我們要將心內的話講出來,師兄弟之間、師姊妹之間,若是說,師兄有無理的,師弟我們要說:「啊!師兄,你這不對,我無法接受。」要講。又師姐、師妹,「師姐,妳的行為不對、妳的行為愚痴,妳的行為,妳這樣,我無法接受,妳要改。」要講出來。

或是,「啊!師姐,妳這樣,妳讓我…。」我們的嘴要講出來,講出來以後,你就不必忍了,也沒有必要忍了,也沒有什麼好讓你忍了。因為我們所有的事情,結在這氣,結在心肝內,所講出來,已經將這所有的氣化於無形,講出來,讓天、地、人三才,天神來給我做做共識、做個公親。

所以,各位啊!我們若遇到不歡喜的事情,我們一定要講,尪婿的無理,我們要講。「某」的無理,我們也要講。兒子的無理、老爸的無理、朋友的無理、長輩的無理、自己師父的無理,種種的無理,你認為無理的,你要講出來,妳不可只是鬱著,你若鬱著,認為「我是在忍耐。」在忍耐的時候,我告訴你,你這不是在忍耐,你這是在結殺人的炸藥的氣,這非常的危險,非常的危險。

所以我們印度的「奧修大師」、「奧修大師」,他裡面有設了好幾間、都隔音,你不滿的人,大聲在那裏喊、在那裏罵,喊喲!外面都沒有聽到,喊得大大聲,撞牆、搥牆,用很厚的橡皮、牆都密閉式的,讓你在那裏撞、在那裏吼、在那裏唉、在那裏撞,撞完的時候,你的氣就開了,撞得累了,在那裏喘,躺在那裏,睡一覺起來,氣沒有了、恨沒有了、冤仇沒有了。

我在想,我寺裡我也要來設一間、小小的一間,都密閉式的,若有這些弟子,你不滿,裡面撞,而我呢?相片照一張,你們誰不滿的,相片拿去貼在那裡,你跟它打、撞它、揍它,最好的、最好的方法,我在計劃弄一間來,不滿的,你就在那裡撞。

那麼,還未撞以前,各位要家庭要怎麼辦?很好的方法,揍棉被、揍枕頭。若老公很愛打,「老公啊!你好打,你再打,好吧!把它打死、揍得你不會搞怪。」妳儘量打它(他),那個枕頭、那條棉被,你把它看作老公,你揍它,揍得喘呼呼的,你趴在它上面,「老公,我好愛你喲!我就好恨你喲!但是你又讓我愛、你又讓我恨,我打你,你痛不痛啊?」妳就趴著、妳就睡,等到天亮了,「啊呀!老公,你怎麼這麼可愛?」這樣,你將你的忍的,可以讓你連忍都不必要忍。我們不要因為為了忍,我們會結成很多殺人的、罵人的,開始攻擊人,這都會跑出來。

所以,我們一個人若在不高興之時,你可以撞壁,可以去大溪底,〝呼!〞大大聲的喊出去,你跟它喊、喊它,喊「我好恨你喲!」「好愛你喲!你的愛我沒辦法忍受喲!」你跟它喊。我告訴你,喊幾次以後,你的愛河就沒去了啦!你的怒火,你就沒有去了。試看看,很有效!很有效!

較早,有一晚,我很氣我一位朋友、同行的,我就夢見我在做工作的時,我這位朋友過來給我打擾,我釘了一個樁,他跟在後面把我拔掉,他站在那裡,突然一聲很大聲的說:「你若有辦法,你大聲把我罵,罵得讓我有聽到時,我一定不要與你做對。」「啊喲!怎麼這麼簡單?我大聲罵他?」要罵三字經,喉嚨竟束住了,不可以罵人三字經,他的「是大人」(河洛話,父母)跟我也無冤無仇。要罵這個朋友,要罵他,大聲喊,他說他沒聽到。「啊!奇怪?我罵他,他告訴我他沒聽到,我罵很大聲,他說沒聽到。」

我說:「有聽到嗎?」「沒聽到啦!」啊喲!我問他有聽到否?他說沒聽到。奇怪?所以,我才「啊!可惜我的氣力啊!」到最後,他有聽到,有聽到才跟我回應說沒聽到。我說:「你有聽到否?」「沒聽到啦!」沒聽到啦?我就又喊,喊到後來,我的恨、怨的氣、怨嘆、恨的氣就都沒有了,而沒有了以後,啊喲!真舒服的呢!

很舒服的啦!我才「啊!對啦!以後若不中意的時候,就大聲的喊,喊了喊,心情都開了。」所以,我們的忍,有什麼好忍?本來就無病嘛!本來就無讓我們去恨的所在嘛!只是我們看不開嘛!我們無開悟嘛!所以我們要忍、要忍、要忍,而忍到後來,殺人、打人、罵人、攻擊人、反駁人、告人,這是這樣而已。

所以,佛跟我們開示,「忍、辱、柔、和」,我們遇到人家再給我們侮辱,忍著,以柔、以和,柔呢?用軟性、軟性。有一次,小時候較愛看布袋戲,看布袋戲中,剛好有一位老和尚,老和尚他永遠六十歲,人家打他打得那個,「無要緊啦!不然我來變成蔴薯讓你們打也不要緊啦!」肚子就裝個蔴薯,人家頭撞上去,那蔴薯就凹進去,就黏住了。

黏住了,他就喊:「糟了,你怎麼把我弄住了、把我黏住了?」黏住的那些壞人,唉唉叶叶。一直叫,拉又拉不起來,他就又:「啊喲!我的肚子好像蔴薯這樣,我糟糕了,你又抽不起來,我這一下子糟了。」

我看了,突然悟到,我們要像蔴薯,軟、柔性,強的來,麼署凹進去,包起來、包起來,太極守一抱元、守一抱元,守這個一,什麼忍、柔的功夫。「抱元」,你來,我把它包起來,包起來,將這個壞的順便把它包起來,把它化於無形,都是柔的上去,為一,守一抱元、守一抱元。

我們的四相、我們禪宗的四祖,守一抱元,就是要忍,柔,忍跟柔。我們只有忍起來,才有辦法柔。但是,忍要有辦法柔,你一定以慈悲跟喜捨,慈悲、喜捨做基礎,做藥引,所以,才有辦法忍、才有辦法柔。

那麼,我們人往往會遇到人家給我們侮辱,侮辱必有因,過去生我們怎麼對人,這一生人家怎麼對我們。我們若要侮辱人家,要注意,我們會造很深的惡業,侮辱人的時候。我們要侮辱人,往往你遇到一個很柔的人?很柔的人,到後來,你若想起來,你就臉上常常自己摸一摸、自己「起歹勢」(河洛話,自己不好意思)。所以,要柔、要忍。

「和」者,要把它看成都是有緣的眾生、有緣的眾生。人與人中間,都是有個很深的緣,人跟人就是很深的緣份,我們人才有辦法做到這個忍、有辦法做到這個柔,若是我們沒了解「和為貴」,沒了解「和」是我們人跟人中間生命的原動力時,你沒辦法忍、沒辦法柔。

所以,我們「忍辱柔和是藥」啊!我們要忍耐,要有辦法忍耐,人家若侮辱我們,我們要忍,要柔把它包函起來。「和」,然後將我們的心把它包容起來,為「和」、為「和」,這都是藥。

這我們人生在做生意也一樣,往往會遇到生意上的對手,而生意上的對手,人家會給你侮辱、人家會罵你,說你的產品不好,他的才好。人家開始在給你侮辱,「你的產品不好。」不用怕,你只要將你的產品、將你的作品獻在別人的面前,人的眼睛是活的,人都有眼睛,人都有頭腦,都會想,不是說不會想,會辨別、會判斷。

所以,我們沒必要,有的做生意的人,一直講人家的不好,自己的好。往往這樣以後,生意反而不好,因為你開始造了惡業,你開始造了對立,開始製造事端,那麼,你的心也開始狹窄,我們的心狹窄後,我們就無法放下、無法放開,我們就無法結到很多人、生生世世的善緣,你的生意就不可能開始發揚起來,生意不可能有成就。所以,我們一些做生意的人、做事業的人,我們絕對不可以去誹謗人家的產品,你若說「我的好,別人的壞。」不對。

你只有說:「我的是怎麼的好。」將你的優點、理念,優點、理念一直提出,那麼,有緣的人總是有緣的,我們人與人中間繼續這緣份,就是將你的作品,你的產品、你的成果,就在人的面前,這就是結善緣,會合的人就來結這個緣。

所以,有的時候,我們去地下街,你看它排整行的,日本料理、洋菜、川菜、港菜、台菜、什麼菜,都好,排了整行的,那麼,排整行的,你、什麼人,你有緣,你「嘿!那有合我的,我就進去吃他的。」你一個人不可能每一担都吃,是不是這樣?所以,你把它打開來,心胸打開,有緣的人,自自然然就來繼續這個緣份,所以,我們做生意也是這樣,人與人結善緣也是這樣。

所以,這就是「忍辱柔和是藥」啊!「忍辱柔和是藥。」

各位十方善知識,佛跟我們開示這些藥,這藥,講是講不完、講是講不完,那麼,我們能夠儘量講的,我們就儘量講,因為我們有八萬四千種的病,所以必須要有八萬四千種的藥來對制。

那麼,我們這節到這裡一個段落,我們請大家,我們來恭唸回向
回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塗苦
凡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

阿彌陀佛!
祝福各位!


網路法界讚: 網路無國界,千里在眼前,若能善巧用,何處不成賢。
大家學易經 做人處事可安心
大家學易經 身體健康心安寧
大家學易經 做事工作可順心
大家學易經 大人小孩皆聰明
大家學易經 公司客戶無欺心
大家學易經 修行道上可見性
大家學易經 家庭圓滿一條心
大家學易經 國家社會見太平
唯心聖教功德金會 宗教教義研修機構易經大學[行動版]
教務處 @ 禪機山唯心聖教仙佛寺
地址:南投縣國姓鄉福龜村長壽巷66號
電話:+886-49-2723756
傳真:+886-49-2720671
Email: ycuni@hotmail.com
法會報名
電話: 049-2724669
FAX: 049-2724058